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法律法规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业务研讨

在审理信用社小额贷款案件中的几点思考(转载)

发布时间:2009-12-29 23:18:44


在审理信用社小额贷款案件中的几点思考

赵亮  发布时间:2007-07-30 07:50:00


论文提要

近几年来法院受理了为数不少的信用社小额贷款案件,该种类型案件涉及面广,遍布农村每个大大小小的角落,案件审理活动在促进农村小额贷款改革顺利实施的同时,关系到农民的切身利益和农业经济的发展,审理好此类案件具有重要的社会意义和经济意义。在审理信用社小额贷款案件的过程中,不断地产生出一些争议、疑点,尤其在被告方即借款人和保证人,他们大多为农村居民,长年在家务农,法制观念淡薄,法律素质相对低下,往往对相关法律关系辨别不清,或是对自己的先前行为缺乏正确的认识,在被诉诸公堂之后,往往产生激动情绪,对一些问题坚持己见,当然在审理过程中,也不乏信用社方对案件中的相关问题产生模糊、歪曲的认识,因此如何引导双方当事人对案件中的关键点形成正确的认识和对待,便成为案件审理中的重点。本文针对笔者在审理过程中,双方当事人争议较大的问题作了相关浅显的分析,包括连带责任保证与一般保证的区别、共同保证的内部划分、保证责任期间与诉讼时效的区别与联系、保证人的清偿债务能力与保证主体资格、最高额保证的特点等问题进行了相关阐述,有不当之处请大家指正。(全文6190字)

近几年来信用社小额贷款在农村广泛实施,为农村经济的发展注入了一股新的活力。由于各种因素的影响,其在回收过程中产生一些困难,导致该类案件在法院诉讼颇多,在审理过程中也不断产生不少争议、疑点。下面笔者就在该类案件中遇到的几个问题作一下浅显的分析。

一、连带责任保证与一般保证

在庭审中不时有保证人理直气壮地称:我只是作担保,信用社应该先告借款人,没有理由将我一块列为被告。这里就涉及到一般保证与连带责任保证的区分问题。

当事人在保证合同中约定,债务人不能履行债务时,由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是一般保证。由一般保证的这一定义可以看出,一般保证具有以下特点:(1)一般保证是由当事人在保证合同中约定的保证方式,也就是说一般保证应当由当事人在保证合同中明确的约定。(2)只有在债务人不能履行债务时保证人才承担担保责任。(3)一般保证的保证人有权行使先诉抗辩权。

连带责任保证是指当事人在保证合同中约定保证人与债务人对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一种担保方式。连带责任保证的特点在于:

  (1)连带责任保证是由保证人与主债权人在保证合同中约定和法律推定的保证方式。作为保证方式的一种,当事人应当在保证合同中明确约定连带责任保证方式。但我国《担保法》规定,如果保证人与保证权人对连带责任保证和一般保证没有作出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推定为连带责任保证。

  (2)由保证人与主债务人对主合同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这意味着保证人与主债务人对主合同债务均负有全部清偿的责任。

  (3)主债务人在债务履行期届满没有履行债务时由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在连带责任保证的情况下,一旦主债务人到期不履行主合同债务,债权人既可以要求主债务人清偿债务,也可以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

一般保证是当事人在保证合同中约定,债务人不能履行债务时,由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保证;连带保证责任是当事人在保证合同中约定保证人与债务人对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保证。这二者的区别主要有:

  第一,承担责任的具体作法不同。一般保证的保证人只是在主债务人不履行时,有代为履行的义务,即补充性;而连带责任保证中的保证人与主债务人为连带责任人,债权人在保证范围内,既可以向债务人求偿,也可以向保证人求偿,无论债权人选择谁,债务人和保证人都无权拒绝。

  第二,连带责任保证中保证人与主债务人的权利义务及其责任承担问题适用于连带责任的法律规定;而一般保证中保证人与主债务人之间不存在连带债务问题,只是在保证人向债权人履行债务后,保证人对主债务人有求偿权。

  第三,一般保证中的保证人享有先诉抗辩权,而连带责任保证中的债务人没有先诉抗辩权,即不能以债权人是否催告主债务人作为是否履行保证义务的抗辩理由。

  第四,连带责任保证是由法律规定或当事人约定,无规定或约定的,按连带责任保证承担;而一般保证则只是由当事人约定。

  第五,连带责任保证的担保力度较强,对债权人很有利,而保证人的负担相对较重;而一般保证的担保力度相对较弱,保证人的负担也就相对较轻。

信用社的最高额保证合同大多为格式合同,其中担保责任条款一般规定为连带责任保证。因此,保证人并没有先诉抗辩权,信用社在诉讼中将借款人和保证人一同列为被告并无不妥,保证人应与借款人一起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二、共同保证

信用社小额贷款大多借款金额为5万元,保证人为5个,在庭审中时有部分保证人对全部贷款金额承担连带责任表示异议:一共有5个担保人,平均每个人担保1万元,我只应担保1万元。由此引发了保证人内部的担保数额问题,以下笔者讨论一下有关共同保证的问题。

(一)共同保证的法律意义

根据《担保法》第十二条的规定,共同保证是指两个或两个以上的保证人共同对同一债务所作的保证行为。除非保证合同另有约定外,共同保证人之间应当连带承担保证责任。共同保证也即数人保证,保证人为两人或两人以上,被保证人为同一人,被保证的债务为同一笔。共同保证是相对于一人保证而言的,所谓一人保证,是只有一个人为债务人提供保证,承担保证责任。

《担保法》第十二条明确规定除保证合同另有约定外,共同保证人之间负连带保证责任。若承认共同保证人的分别利益,共同保证人中一旦有保证人丧失代为履行债务的必要财产,则债权人就该保证人保证的债权部分便不能获得实现。这样,在数人保证情况下,债权人也不能使其债权全部获得清偿,也与债权人要求数人保证的原始初衷不相符。我国《担保法》从侧重保护债权人债权实现的角度出发,原则上规定了共同保证人之间的连带责任保证。

 (二)共同保证的分类

 共同保证中的各保证人按照其与债权人之间是否约定了保证份额,又可分为按份的共同保证和连带的共同保证。

按份的共同:各保证人与与债权人约定了各自应当承担的保证责任的具体数额的,为按份的共同保证。在按份的共同保证中,债权人只能按照其与各保证人之间约定的具体数额,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在按份的共同保证中,由于各个保证人原则上没有什么牵连关系,其所承担的保证责任均系依据自己对债权人的承诺而产生,所以在其履行了保证责任后,也只能向债务人进行追偿,而不能向其他的保证人进行追偿。

连带的共同保证:各共同保证人与债权人之间没有约定各自应当承担的保证责任的具体数额的,为连带的共同保证。在连带的共同保证中,债权人可以要求任何一个保证人承担全部保证责任,保证人负有担保全部债权实现的义务。在连带的共同保证中,由于各个保证人都不得负有担保全部债权实现的义务,各个保证人之间互负连带责任,所以连带共同保证的保证人承担了保证责任后,享有两个追偿权。第一个追偿权是对债务人的追偿权,第二个追偿权是对其他保证人的追偿权。如果共同保证人之间内部约定了具体的分担比例,按其内部约定比例进行进行追偿,如果共同保证人之间没有约定具体的比例,按平均分担的原则进行追偿。此时应注意两个追偿权的顺序,应先行使对主债务人人追偿权,当第一个追偿权不能清偿时,再行使第二个追偿权。                

信用社的最高额保证格式合同中,一般对各个保证人应承担的担保份额并没有明确的约定,因此在该保证合同中各保证人之间为连带的共同保证,保证人负有担保全部债权实现的义务。在共同保证的保证人承担了保证责任后,可以先向债务人行使追偿权,在债务人不能向其履行还款责任时,再向其他保证人追偿超过其担保份额的部分。              

三、保证责任期间与诉讼时效

保证责任期间(又称保证期间),是根据当事人约定或者法律规定,债权人应当向债务人(在一般保证的情况下)或者保证人(在连带责任保证情况下)主张权利的期间。债权人没有在该期间主张权利,则保证人不再承担责任。保证责任期间是一种除斥期间,如果债权人在保证责任期间内没有主张权利,则债权人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实体权利消灭,保证人免责。如果债权人在期间内主张了权利,就拥有了请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实体权利,然后,债权人对保证人的这种请求权就要受诉讼时效的制约,即债权人的请求权应在两年的诉讼时效期间内行使。保证期间与诉讼时效的区别:1、诉讼时效一般情况下适用于请求权,经过诉讼时效,其实体权利仍然存在,只不过这种实体上的权利已变成一种自然权利,不再受法律的保护;在保证期间内债权人不主张权利的话,债权人丧失的是一种实体上的权利,保证人因此可以不再向债权人承担保证责任。两者的区别为:

(一)规范性质不同。 

 诉讼时效,目的在于通过对民事权利的限制,促进权利人及时行使权利,加快民事流转,维护稳定的社会经济秩序。由于事关社会公益,这就决定了它在性质上属于民法的强制性规范,当事人不能依意思表示事先变更、排除时效期间或者预先抛弃时效利益。而保证期间依照《担保法》第15条的规定,虽然属于保证合同的必备条款之一,但不完全具备时,当事人“可以补正”,对社会公益无直接影响,在性质上属于民法上的任意性规范,可以由当事人自由约定,而法定的6个月保证期间只不过是对当事人的意思表示起补充作用。

(二)起算点不同。 

 根据《担保法》第6条的规定,只有当主债务人不履行债务时,保证人才按照约定或依法履行债务或者承担责任,即保证债务具有补充性。正是由于保证债务具有补充性,保证期间的起算点只有约定在债权人对保证人的请求权生效之后才具有实际担保意义。具体讲,在一般保证中由于保证人享有先诉抗辩权,依照《担保法》第17条的规定,只有当债权人对主债务人提起诉讼或者申请仲裁并就主债务人财产依法强制执行仍不能满足债权的,债权人对一般保证人才可以主张权利,只有在此时计算一般保证的保证期间才具有实际意义。在连带保证中,由于保证人无先诉抗辩权,在主债务履行期届满,保证人与主债务人处于同等地位,此时债权人既可以要求债务人履行债务,也可以要求保证人在其保证范围内承担保证责任,因此连带保证的保证期间在主债务履行期届满以后即可起算。而诉讼时效的起算点是权利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权利受到侵犯时起计算。

(三)期间不同。 

 保证债务诉讼时效依照《民法通则》的规定,有中止、中断和延长之分,并且中断法定事由包括权利人起诉、义务人同意履行义务以及向对方提出权利请求等。而一般保证期间按照《担保法》第25条第2款的规定,只有中断,不存在中止和延长的问题,其中断事由是债权人向一般保证的主债务人提起诉讼或申请仲裁。至于连带保证期间则既不存在中止和延长,也不存在中断的问题。 

(四)法律效果不同。 

诉讼时效届满,债权人仅仅是消灭胜诉权,其享有的实体权利不消灭,存在所谓的自然债务问题;而保证期间作为保证效力的存续期间,如果债权人在保证期间内对保证人一直不主张权利,当期间届满后,保证合同的法律效力消灭,债权人对保证人享有的实体请求权随之消灭,即《担保法》所称的“保证人免除保证责任”,不存在自然债务,如果保证人自愿履行,应将其视为是具有赠与性质的免责的债务承担,与原有的保证合同无关。

四、保证人的清偿债务能力与保证主体资格。

在案件审理中,有一些保证人辩称:我经济一向很困难,信用社不应让我作担保人,我不具备保证资格,信用社与我签订担保合同有过错,与我签订的担保合同属无效,我不应承担保证责任。以此逃脱担保义务。法庭对其抗辩理由没有采纳,判决其同其他保证人一并承担保证责任。现笔者分析如下:

《担保法》第七条规定:“具有代为清偿能力的法人、其他组织或者公民,可以作保证人。”这时容易引起歧义的是,保证人的清偿能力是否是保证合同有效的必要条件。为此《担保法》司法解释第14条作了规定:“不具有完全代偿能力的法人、其他组织或者自然人,以保证人身份订立保证合同后,又以自己没有代偿能力要求免除保证责任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从该条的司法解释中可以得知保证人是否具有清偿能力并不影响保证合同的有效性,这是因为1、清偿能力不属于民事行为能力范围。民事行为能力是民事主体独立地以自己的行为为自己或者他人取得民事权利和承担民事义务的能力,当事人从事行为如果不具有相应地民事行为能力将会导致该行为无效,而清偿能力是指客观的实际履行能力,所以保证人即使不具有相应的清偿能力,也不会导致保证合同无效,更不会免除保证人的责任。2、清偿能力属于一种不确定的量。这种不确定性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第一,相对于不同的债务,清偿能力的标准是不同的;第二,在不同的时期,清偿能力也是不同的。保证人在签订合同之初,可能不具备相应的履行能力,而是随着财产增加从而具备相应的履行能力,反之,在订立保证合同之初,保证人可能具有相应的履行能力,而后由于自身经营亏损,丧失了原有的履行能力。因而清偿能力属于一种不确定的量,不应当成为保证合同有效的必要条件。

五、最高额保证合同

信用社与保证人签订的担保合同一般为最高额保证合同,在庭审中有一些保证人辩称:我是与信用社签订了最高额保证合同,对此我予以确认。但是信用社与借款人在签订数份借款合同时并没有通知我,对借款合同我不确认,借款合同对我没有法律约束力。这里产生了一个问题,在最高额保证合同规定的期间内,就最高额保证合同规定的最高限额内,信用社与借款人签订借款合同时,对保证人是否有通知义务,如果有的话是否影响到最高额保证合同对保证人的约束力。这里涉及到最高额保证合同的特殊性。

《担保法》第十四条规定:“保证人与债权人可以就单个主合同分别订立保证合同,也可以协议在最高债权额限度内就一定期间内连续发生的借款合同或者某项商品交易合同签订一个保证合同。”

所谓最高额保证合同(又称循环保证或滚动保证),是指债权人与保证人之间就债务人在一定期间内连续发生的若干笔债务,确定一个最高限额,由保证人在此限额内对债务人履行债务作保证的协议。最高额保证的最主要特点是在保证合同中约定有最高限额和决算期。

与一般的保证相比,最高额保证具有以下法律特征:

1、最高额保证所担保的债务通常为将来发生的债务。一般保证通常以现实存在的债务作为担保对象,作为从合同依附于主合同,随其所担保债务的成立而成立。然而在最高额保证合同设立时,债务人与债权人之间仅存在基础合同关系(我国《担保法》规定的基础合同关系仅指连续发生的借款合同或者某项商品交易合同),在此基础合同关系之下所产生的债务才是担保的对象。

2、最高额保证合同所担保的债务是不特定的,债务额是不确定的。一般保证在其设立时,其所担保的债务已经特定,债务额已经确定,而最高额保证所担保的是“在一定期间连续发生的”债务。债务人在合同约定的“一定期间内”,可以一次借款,亦可以分次借款,甚至可能还款后再借。这一特点还表现在在一定期间内发生的债务纵因清偿、抵消、放弃等原因一度归于消灭,实际债务额为零时,最高额保证仍然存在,仍担保在此期限内将来可能发生的债务,并不消灭,只有等到决算期日到来予以决算时,债务人所享有的实际债务额才能够予以确定。

3、最高额保证所担保的债务所发生的基础关系是确定的。最高额保证所担保的债务额虽然具有不确定性,但债务所发生的基础合同关系是确定的。我国《担保法》第十四条规定:“保证人与债务人可以协议在最高额限度内就一定期间连续发生的借款合同或者某项商品交易合同签订一个保证合同。”连续发生借款合同或者某项商品交易合同就是债务所赖以发生的基础合同关系,虽然最高额保证所担保的债务具有不特定性,但其仍需相对限定,即最高额保证所担保的债务是系于基础关系所生的,脱离基础关系所生的其他债务非最高额保证所担保的对象。

4、最高额保证所担保的债务是连续的债务。最高额保证是一种持续性的保证,所担保的是连续发生的一系列债务,对仅发生一个独立债务的情形不适用最高额保证。因此,附停止条件的债务虽然也具有不确定性,但只是因为条件尚未成就而不生效力,并不构成一系列连续发生的债务,对其不能成立最高额保证。

因此只要在最高额保证合同规定的期间内,和其规定的限额内签订的借款合同,不论是一个借款合同还是数个借款合同,不论签订借款合同的行为是否通知了保证人,该行为都没有背离最高额保证合同签订的宗旨。即使签订主合同的行为没有通知保证人,因该行为对保证人并没有造成损害,同样对保证人具有法律效力。反而保证人以没有得到告知为由而拒不承担担保责任,实际上深深损害了债权人的利益,对其抗辩理由不予采纳。

第1页  共1页

文章出处:山东省莱阳市人民法院网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